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需求放缓背景下宏观政策应适时适度逆周期调节

2019年07月27日 06:42    来源: 证券日报     刘学智

  2019年二季度6.2%的经济增速比一季度下降0.2个百分点,上半年经济增长6.3%,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。经济增速放缓表明二季度需求有所减弱,生产出现放缓。但经济运行出现一些积极现象,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和减税降费已经并将继续释放效力,有助于经济走稳。随着中国经济运行步入结构转型升级阶段,增速的适度放缓是正常现象,重点在于经济增长质量得到持续提升。

  三大需求喜忧参半

  仍要警惕需求走弱风险

  二季度投资先降后升,下半年有望走稳。1-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.8%,比一季度下降0.5个百分点,基建、制造业、房地产三大类投资增速都低于一季度,投资需求减弱。但二季度投资增速先降后升,1-6月份投资增速比1-5月份加快0.2个百分点,6月份出现走稳的积极现象。1-6月份基建投资增长4.1%,增速仍然较低,比1-5月份小幅上升0.1个百分点。年初以来大量基建项目出台,提前下达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,地方专项债券规模也大幅增加,但对拉动基建投资增速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。地方专项债政策放宽,6月份发布了《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》,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上升。1-6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0.9%,比上个月下降0.3个百分点。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有所回落,但仍可能保持在相对高位,有望明显快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。1-6月份制造业投资增长3%,增速虽然较低,但已经连续两个月上升。在降低制造业业税率、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作用下,下半年减税降费作用将逐渐体现,将促进制造业投资预期改善。

  消费运行较为平稳,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有所下降,但仍然是首要动能。1-6月份消费增长8.4%,比一季度上升0.1个百分点。消费增速上升更多地是受到价格上涨的抬升,二季度CPI平均增幅上升到2.6%,比一季度上升0.8个百分点,抬升了名义消费增速。如果扣除价格因素,1-6月份实际消费增长6.7%,比一季度下降0.2个百分点。受实际消费增速放缓的影响,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.1%,比一季度下降5个百分点。虽然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下降,但仍是经济增长首要动能。

  上半年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较强。1-6月份进出口总额146675亿元,同比增长3.9%;其中出口增长6.1%,进口增长1.4%。出口增速快于进口增速,顺差12366亿元,同比扩大41.6%。二季度净出口对经济增长形成正向拉动,对经济增速的贡献率达到20.7%,处于近十年的高点。当前外需减弱对经济增长的直接冲击有限,但衰退式的贸易顺差扩大难以维持。全球经济增长放缓,再加上去年同期基数较高,下半年出口增速可能明显放缓,也许会出现负增长。

  经济运行缓中趋稳

  下半年增速可能在目标区间波动

  两大库存状况反映出增长动能偏弱。从工业企业库存来看,目前处于去库存阶段。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指数2018年下半年以来持续下降,2019年一季度末降到0.3%,企业对产成品补库存意愿降低,库存下行周期可能还要维持一段时间。从房地产业库存来看,补库存阶段接近尾声。

  受国内外需求影响,下半年经济增长虽有放缓压力,但总体上将保持平稳运行,全年增速落在6%-6.5%目标区间的问题不大。按目前态势运行,全年可能增长6.3%左右。

  逆周期调控政策适时适度

  已经并将持续释放效力

  面对内外需求走弱压力,下半年逆周期调节力度需要适度加大,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财政政策加力提效,地方政府专项债政策适度放松,货币政策应适时适度边际趋松,提振市场信心。

 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进一步加力提效。从上半年财政收支执行情况来看,财政政策稳增长力度加大。影响财政政策的主要因素是财政减收,二季度以来财政收入增长放缓,1-6月份累计财政收入增长3.4%,比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下降2.8个百分点、7.2个百分点。下半年财政收支压力可能加大,可能对积极财政政策形成制约。因此,需要开源节流,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。一方面,可以有步骤地盘活全国机关团体存款和财政性存款,以有效拉动总需求。全国机关团体存款和财政性存款加总和约35万亿元,如果能够盘活10%,将有高达3.5万亿元左右资金可以使用。另一方面,下半年要全面落实2万亿元减税降费工作,为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减负。

  为了更好地发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效果,地方政府专项债政策可以进一步放松,充分发挥专项债券扩大需求、稳增长的作用。

  货币政策要适时适度边际趋松。由于美国降息预期不断增强,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我国货币政策向松调整的压力,为我国采取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提供了较好的外部环境。存款准备金率有结构性下调的可能性,以增加定向支持力度。

  从中长期来看,当前我国存款准备金率仍然较高,有逐渐下调的空间。从当前我国经济结构来看,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对利率的敏感程度不高,基准利率调整应保持相对谨慎。重点在于推进利率并轨,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。MI、M2已经反弹,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,市场利率已经降到较低水平,货币乘数已经大幅上升,因而货币政策不宜进一步大幅向松调整。

 

(责任编辑:关婧)


   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精彩图片
上市全观察

需求放缓背景下宏观政策应适时适度逆周期调节

2019-07-27 06:42 来源:证券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
万彩彩票注册